1. <output id="e3xz3"></output>

      <dl id="e3xz3"></dl>

        <dl id="e3xz3"></dl>

        <li id="e3xz3"><ins id="e3xz3"><strong id="e3xz3"></strong></ins></li>

          <dl id="e3xz3"><s id="e3xz3"></s></dl>

            <dl id="e3xz3"></dl>
            <li id="e3xz3"><s id="e3xz3"></s></li>

            1. <dl id="e3xz3"><ins id="e3xz3"></ins></dl>

              1. <output id="e3xz3"><font id="e3xz3"></font></output>
                1. <dl id="e3xz3"></dl>

                            <dl id="e3xz3"></dl>

                                        1. <dl id="e3xz3"><ins id="e3xz3"></ins></dl>

                                            1. <form id="e3xz3"><s id="e3xz3"></s></form><dl id="e3xz3"><ins id="e3xz3"><thead id="e3xz3"></thead></ins></dl><output id="e3xz3"></output>

                                              1. <output id="e3xz3"><font id="e3xz3"></font></output>

                                                竹溪新聞門戶——歡迎進入竹溪新聞網!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在線投稿
                                                新聞中心視頻中心鄉鎮頻道部門頻道
                                                文藝頻道信息超市理論頻道大美竹溪 健康頻道網友社區旅游頻道民生頻道
                                                新聞熱線: 0719-2729868 廣告熱線:0719-2729868
                                                朝秦暮楚地自然中國心
                                                當前位置:>網友社區>小說

                                                暗夜古堡

                                                時間:2018-07-25 17:12

                                                夜,永遠是神秘的,因為永遠戴著暗黑的面具。那面具下是什么?是在夜間沉睡的千個靈魂的夢……黯淡的……耀眼的……紅色,黃色,藍色,咖啡色……透明的……或者暗黑……一如面具的投影……

                                                一片叢林,一片陰影,一輪慘淡的月,一條幽徑,一個人,一盞似幻似滅的燭火,一座若隱若現,煙霧繚繞的古堡……。

                                                我提著那盞中央閃爍幻滅燭火的燈,踏在這一條幽徑上,去向遠方,只是一種慣性的前進,這條路的盡頭處是那座古堡,月光如影隨形……于是,我想我定是在月光的心臟部位……它的每一次呼吸伴隨著我的每一次腳步……

                                                不知不覺,我到了古堡。

                                                那門的高度遠遠超過我的視線,我所能看到的只是古堡上無論高度都重疊的積灰,以及積灰下若影若現的字母,那字母早已深深嵌入門內。我能肯定的是,那字母既不是英文,也不是俄文……倒像是某種更為古老的標記,這個標記當然我無法知曉。

                                                在我頓足的時候,門自己開了,隨著一聲若水井磨石般的巨大聲響。。這個時候,腳步遠遠提前于我的意志,在我還未看清內里究竟為何物時,卻已發現,身處其中……

                                                回過頭……門呢?更確切的說,不知道門是否關上,因為那里已經不存在任何一個酷似門的東西……這時,我好象想起了門上刻的字究竟何意:

                                                "當你邁出一步,你就永遠無法回到這一步的起點上;同時,你將處于過去的盡頭,未來的開始。"

                                                我仿似沒有邁出任何一步,仍然在起點上,那前方的起點上。

                                                前方,是一片燈火輝煌的長廊,我一度認為那是宮殿,只是那霓虹燈拉回了我對于現世的記憶,那是霓虹燈,夜間,無數現代都市的裝飾品,城市婀娜的衣衫。那么我為何會認為那是宮殿呢?在那些霓虹燈的四周又布滿了中古世紀貴族的象征——富麗堂皇的吊燈。。再舉目四望,那皆陳列著古時與現時公存的東西……大到每一扇吊扇,小到每一面鏡子……再仔細一點的看,那盡是很有規律的排列,每一處古時物品后,就穿插有一兩樣現世的玩意。于是,過去的,與現在的就在這里交融,互相點綴彼此……。

                                                我慢步通過這長廊,越到其深處,越發現了很多以過去或現世都無法找出的東西,簡直可謂是奇形怪狀,但我下意識的知道,那奇形怪狀的東西不知多少次出現在我夢中,而當清晨第一絲陽光來臨時,卻又在頃刻間解體,使夢醒后的我無法再拼湊出它們的形狀……我也總在構思著,在不久的未來,我一定會將那些于夢中形成又于夢中解體的東西重新于現世中拼湊成一個整體……

                                                這個長廊,在這個長廊上,我看到了古時,現世,以及未來。(中國散文網-sanwen.com-原創散文網)

                                                長廊的盡頭很出乎我意料,我希望那是壯觀的旋梯,或是現世的升降梯,那樣才配得上長廊的富麗堂皇。然而,那樓梯卻是那樣的古舊,與破敗,那么剛才的一切是否是我的幻覺,也許我經過的是一片殘磚敗瓦而非一個宮殿。

                                                下意識的回頭,結果,沒有出乎我意料——-后面什么都沒有,我又一次站在了路途的起點上,而過去在不知不覺中消逝,在我還未弄清楚過去是輝煌還是暗淡是就已被走過的時光吞噬。

                                                樓梯很高,又也許,我并不知道它的高度,層層疊疊的蛛網甚至無法使我看清它的第三層階梯,只是隱隱約約知道那是個樓梯,且是個被蜘蛛霸占的樓梯。

                                                走上樓梯,我想到了死,而此時的死再不是詩人筆下的唯美,也不是病房中惱人的呻吟,仍然只是一種下意識的直覺——-很奇怪,居然這時的死既不浪漫也不可怕,就跟身體的某種感覺,冷,暖一樣自然。

                                                是什么把這個詞從我腦袋里引誘了出來?

                                                每上一層樓梯,從樓梯木板間就發出干癟的吱呀聲,伴隨著時不時被踩得松動的木板在腳下迂回移動——那聲音雖不至于震耳欲聾,但我敢肯定,絕對可以讓一個有心臟病的人心臟病突發,或者讓一個人失去理智,只要一但瞬間的失衡,那么腳就會徹底穿透木板,接著是整個身子穿透木板。木板下面漆黑,所有可怕的東西都有可能從那漆黑中伸出一只利爪,而底下到底有多深,是否真的居住著什么……我無暇去猜想,因為我怕一但瞬間的失衡。

                                                吱呀,吱呀。。只是不斷的聽著這單調卻可怕的聲音,卻不知已過了多少階木梯;卻不知到底碰落了多少蛛網,面上疊了多少蛛網,而頭發上不知偷偷鉆進了多少只蜘蛛,又不知這些蜘蛛將在什么時候產卵。

                                                終于,眼前只有最后一階了,我-踏了上去。

                                                這一次,我沒有回頭,若只回頭只是增加我的恐懼。

                                                這一次,我只低頭,手上的燈不知什么時候不見了。

                                                這一層更像是地下室,陰暗,但光線卻恰倒好處的止于視力能及的邊緣。地上非常的潮濕,還有或深或淺的水溝,從水溝中會發出寂靜的水滴聲,"滴答,滴答。"但我始終看不見那水是從什么地方滴入水溝——若水滴是從這地的另一面滴入水溝,那么我當然無法看見。

                                                漸漸地,水越來越多,范圍越來越大……所有的水溝最后都匯聚成了一個平面,很靜的平面,從這個平面上,我看到了變形的自己,腳怎么比頭還要大?而且——!!!猜我還從這面水鏡里面看到了什么?那是墻,墻上有著數以萬計的面孔。。對,是人的面孔!

                                                抬頭,墻上確實是人的面孔——全部鑲嵌于墻壁上——數以萬計,那些面孔快蓋住了整面墻壁。而那些面孔突出于墻壁,似乎隨時都會從潮濕的墻壁飛出來,也許只是個面孔,或許是頭,還有可能是整個身體!那些面孔的表情各異——有微笑的,有大笑的,有冷笑的,-有些笑得很好看,而有些卻讓人毛骨悚然;還有哭泣的,輕哭,大哭,梨花帶雨的哭,也是,有些哭得讓人憐惜,有些則是惡心……更多的表情我無法用語言描述。。

                                                而這些歡笑與哭泣,都是無聲的,只是笑著,哭著,表達著某種情感,就像書中文字的生動詮釋,再怎么深動,卻沒有聲音,應該說,構成這些聲音的因素都在我心里。

                                                此時,我的心里正感受著這些……——而我猛然發覺這些面孔似曾相識……

                                                而由腳上升的涼意,提醒了我的所在地——-水已經到了膝蓋,很有可能再過一會兒就到達鼻孔,若我不離開的話。

                                                于是,占據我心靈的所有感受,與聲音都沉入了水里,我——只是快速的離開,腳把水攪得豁拉豁拉的響,眼睛就只關心著前方——是否還有路。

                                                前方——樓梯。

                                                這樓梯又是一種樓梯,整潔而現代,與學校里的樓梯沒什么區別,于是我很平穩的走了上去,并且在不知不覺間走完了它。

                                                上面,很清潔,完全沒有將才的潮濕和陰寒。然而,更奇怪的是那里有著很多面鏡子,就如同那潮濕水哇壁面上的數以萬計的人面一樣,只是這重重相互交錯的鏡像里只出現一個人的影象——-我。哈哈鏡,折疊鏡,平面鏡……。所有的鏡子卻反射出了不同的我——奇形怪狀或者正常無比。

                                                這些鏡子無一例外,或者把身體的各個部分拼合成了我的整體,或者將我身體割裂成無數平面的無數塊。

                                                唯一的一條道路就是鏡子中間的通道——走進這條通道好似走進了迷宮——而這迷宮內又相互交錯著無數的道路,所以,我不知走了多久,卻仍然像是在走同同一條道路,回到同一處地方——-或者,我根本就沒有移動半分,移動的只是鏡子而已。

                                                但是,我仍然探索著這其中的奧秘,用恍惚的精神,疲憊的腳,穿梭于無數的鏡子之間——無數的自己之間——長的,扁的,圓的……美麗的……丑的……

                                                終于,不知過了多久,眼前除了鏡子外,視力的中心是兩扇門。

                                                隨著腳步的移近,門的形象漸漸清晰起來——這其中的一扇與我來時所見之門是同樣的古樸,同樣的高大,且布滿蛛網;另一扇就同我家的門一樣,清潔,輕巧。這兩扇門共存于一個平面之內。

                                                左邊古樸的門上刻著"過去"二字,右邊輕巧的門上卻刻著"未來"二字。

                                                那么,我又身在何處?——過去,未來?——-交界……我曾觀摩到了過去,現世,未來,現在是否該選擇?

                                                那么,我該推其中的哪扇門?兩扇門里又都是怎樣一個世界?

                                                時間在那一刻靜止,在等待的那一刻。

                                                "那些消逝了的歲月,仿佛隔著一塊積若塵灰的玻璃,看得到,抓不著~~她一直在懷念著過去的一切,如果她能突破那塊積若塵灰的玻璃,她會走回那早已消逝的歲月……"

                                                "那未來的歲月就在眼前。那無論怎樣的精密計算儀都無法測試未來之路的長度,那無論怎樣理性的邏輯推理都無法推出未來道路的軌跡……就像一片海洋,隨時可能葬身海底,隨時也都有可能乘風破浪于海之顛……就是那一連串的未知,那一連串的問號構成了未來……所能做的就是帶著你的雙足去跋涉,帶著你的腦袋去探險……帶著你的心情去感受。"

                                                門開了——-完全沒有思考——-我的手下意識的推開了右邊那扇輕巧的門。

                                                在我踏進門的一瞬間,耳邊傳來了所有鏡子破碎的聲音——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支離破碎!

                                                進門,轉身,回頭。

                                                在門還未來得及關上的剎那,我捕捉到了那一瞬間所有的景象——-伴著扯心裂肺的破響,數以萬計的鏡子破碎成了更數以萬計的碎片,每個鏡中的我都在一瞬間分裂成了很多塊,碎成了塵中的末,朝四面八方沖撞開去……

                                                門關上了——-在一粒末撞上我手心的一剎那。

                                                轉身,這扇門里又是個什么空間。

                                                白茫茫的一片……霧氣……猶如朝霧吸收水分的霧氣彌漫在整個空間……霧氣中還有一股芬芳,隱隱約約……。

                                                足下似乎有水,但我看不清楚——感覺到這樣。

                                                我還感覺到在那霧氣的深處有著什么……

                                                漸漸地,我開始接近……

                                                好美麗的一朵蓮花!泛著青紫色的光芒,在光芒所耀之處,還噗嗤著幾對蝴蝶——-透明的雙翅泛著五顏六色的微光……越靠近,那芬芳越是濃郁……

                                                四周不再是白茫茫的霧,是那一片片五顏六色幻化的光景——-這光景中時而是一對一閃而過的透明雙翼,時而是一朵朵潔白無瑕連我都叫不出名字的花朵,時而又從遠方飛來一對可愛至極的小天使,但當我要撫摸他們臉蛋時卻又消失在幻化的光景中……不知什么時候,傳來一陣旋律……悠遠,美妙……像是西方的圣歌,又像是東方的佛臺鐘聲……

                                                在這旋律中,我的意識漸漸模糊,眼前再次變為白茫茫一片……

                                                是的,我漂浮了起來,身體沒有了重量,沉了下去……水草輕撫過我的身體,魚兒親吻著我的發跡,然后吐出一連串的水泡……

                                                藍色,一片藍色……

                                                白色,白色的光線融入了包裹我的藍色氣息之中……

                                                我在母親的襁褓中……還是在蔚藍的深海中……

                                                繼續下沉著……下沉著……深不著底……

                                                水草……魚……水泡……生物……光線……柔和…………

                                                突然,這硬硬的底部使我反彈了起來!

                                                瞬間,我睜開了雙眼……

                                                四周是熟昔的一切——陽光穿透了淡綠色的窗簾,深藍色的沙發,乳白色的墻壁,綠豆色的地磚……。蜷縮在床腳的小狗……窗外郁郁蔥蔥的樹木……天空飄浮的云朵……

                                                于是,我回到了家。

                                                來源:中國散文網

                                                責任編輯:李艷敏 竹溪新聞網編輯部:0719-2729868
                                                上一條: 愛的競傲
                                                下一條:
                                                【竹溪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竹溪新聞網"、"來源:竹溪論壇"或"來源:今日竹溪"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竹溪縣委機關雜志社,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竹溪縣委機關雜志社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竹溪新聞網注明"來源:XXX(非竹溪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19-2729868 0719-2722699

                                                相關閱讀
                                                今日推薦
                                                熱點專題
                                                圖片新聞

                                                59558PICDub_1024

                                                59558PICDub_1024 拷貝

                                                關于我們 - 新聞中心 - 網站團隊 - 人才招聘 - 廣告業務 - 網站地圖 - 在線投稿 - 合作伙伴 - 客戶投訴 - 數字報訂閱
                                                電腦版 觸屏版
                                                竹溪縣委機關雜志社 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嚴禁復制本站內容或建立鏡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19-2722699 E-mail:[email protected] 
                                                電話:0719-2729868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十堰竹溪城關北大街 鄂ICP備08105734號 鄂新網備1007-0002

                                                鄂公網安備 42032402100114號

                                                快乐十分在线开奖
                                                1. <output id="e3xz3"></output>

                                                  <dl id="e3xz3"></dl>

                                                    <dl id="e3xz3"></dl>

                                                    <li id="e3xz3"><ins id="e3xz3"><strong id="e3xz3"></strong></ins></li>

                                                      <dl id="e3xz3"><s id="e3xz3"></s></dl>

                                                        <dl id="e3xz3"></dl>
                                                        <li id="e3xz3"><s id="e3xz3"></s></li>

                                                        1. <dl id="e3xz3"><ins id="e3xz3"></ins></dl>

                                                          1. <output id="e3xz3"><font id="e3xz3"></font></output>
                                                            1. <dl id="e3xz3"></dl>

                                                                        <dl id="e3xz3"></dl>

                                                                                    1. <dl id="e3xz3"><ins id="e3xz3"></ins></dl>

                                                                                        1. <form id="e3xz3"><s id="e3xz3"></s></form><dl id="e3xz3"><ins id="e3xz3"><thead id="e3xz3"></thead></ins></dl><output id="e3xz3"></output>

                                                                                          1. <output id="e3xz3"><font id="e3xz3"></font></output>